近日,名为“电兔先生Eugene”的网友爆料,中国星集团主席向华强和向太陈岚的儿子向佐欠其100万一年不还,还贴出了对向佐追债的聊天记录。向佐也因此新闻成为网络热搜的人物。

向佐

向佐
xiang zuo

  • 综艺|访谈类综艺变形计:“短访谈”成为“可能”

    宅在家的这些天,无论是电视台收视率还是视频网站的播放量都直线飙升。由此可见,如今卫视综艺和网络综艺都处在欣欣向荣的阶段。百花齐放的平台,百家争鸣的节目,让各类型的综艺节目都纷纷涌现。 而作为综艺节目最初的门类之一——访谈类综艺,却似乎渐渐退了流行,没有那么多新节目出现,也没有太高的关注度和讨论度。于是,访谈节目纷纷通过“变形”来寻找新的出路。经典IP变身能否获新生要说经典的访谈节目,《康熙来了》绝对应该拥有姓名。这档节目于2004年1月5日起每周一至周五晚22:00-23:00在中天综合台首播,2016年1月14日停播,堪称一档长寿的节目。而 节目中蔡康永和徐熙娣,这一对“读书人”和“综艺女王”的搭档也成为最最经典的访谈主持CP。“康熙”对于两人都是最杰出的成就。在经历了几年收视率下降,更换制作人,不断改版之后,2016年节目还是难逃停播的命运,蔡康永和徐熙娣之后各自发展的主持生涯也再难找到当年《康熙》的辉煌。节目停播也让广大内地观众从此告别“宝岛娱乐圈”,没有了《康熙来了》做媒介, 中国台湾艺人出现在内地观众视线里的机会变少,渐渐地淡出了大家的视线。可以说这档节目的停播影响巨大,很多粉丝都在怀念有《康熙来了》的日子,希望节目以各种形式复播。优酷在2018年推出了综艺节目《真相吧!花花万物》,节目依旧是蔡康永和小S徐熙娣搭档主持, 节目目前已经进行到第二季,可以看出,无论从主持人和助理主持的设置上,还是嘉宾的邀请上,甚至节目演播室的布置风格,都与当年《康熙来了》一脉相承。只不过节目的一些变化让人明显的感觉到,此“康熙”非彼《康熙》。当年《康熙来了》的播放平台为中天综合台,从内地观众的角度看来是一个公共电视地面频道,更多人是从网络上认识《康熙》收看《康熙》的,可以说,节目是从地面频道通过网络传播,从台湾地区辐射到内地,而《花花万物》由内地制作公司制作,在网络平台播出,但是由于《花花万物》综艺感不强,邀请到的全部是内地当红明星,这档节目对台湾地区影响力逐渐减弱。从最近一期访问当红相声演员张云雷、杨九郎的节目中, 可以明显感觉到两位资深访谈节目主持人的“水土不服”,误把很多相声舞台上的包袱当做现实情况,整集节目磕磕绊绊让人提醒吊胆的尴尬,多次不知所谓的提问之后,被“一语致死的捧哏演员”杨九郎反问:“那《康熙来了》为什么停播”,两人竟面面相觑没有回答……电视综艺变成网络综艺之后,节目也没有过多依据网综特性而进行的调整,还是原来的配方,手卡、流程依旧,在及时性、互动性上没有特别的设计和提升,也让节目泯然众人矣。可以看出《花花世界》的制作团队也想寻求突破,比把纯访谈综艺变为有家居元素的访谈综艺,加入探访明星家庭的片段,但《康熙来了》进行到后期,节目改版时加入过“翻包”“突袭”“卸妆”等诸多特别企划单元, “探访明星家庭”又和一些把明星冰箱、化妆台等从家里带到现场的创意大同小异,没有“探”出新意。只能让人感叹一句“康熙老矣,尚能饭否?”访谈加入真人秀元素爆款频出不同于访谈类综艺在近十年间由盛转衰, 近几年,观察类综艺呈井喷式增长,但看得多了,观众们也大多明白了这类综艺节目中的“剧本冲突”和明星们在聚光灯下的特定“人设”,反而更期待在节目中看到他们的真情实感。而发现明星们最真实的一面,恰好是访谈类节目最主要的突破口之一。因此,将真人秀元素加入访谈类节目,事半功倍。2018年,一档访谈类综艺节目一经上线就好评如潮。 “俯仰天地,纵察人生。十位行者,十段旅程,从非洲到极地,用世界丈量心灵维度。”这是慢综艺《奇遇人生》的简介语。无炒作,无吵架,无剧本,更无“快节奏”“强冲突”“强人设”,十期节目,主持人阿雅分别带领十位嘉宾,踏上为其定制独特的人生探索之旅,并与之进行对话。 就是这样一档看似“三无”的综艺,却被豆瓣电影称为“2018年最美的国产综艺”,更获得“第十九届中国视频榜-年度真人秀奖”。到了2019年的第二季,节目依然是很多人的“泪点”所在。当看到一向特立独行的“周公子”周迅探访日本患有阿兹海默症老人和他们的神仙爱情后对自己感情生活的反思时,当看到一向高冷的“大表姐”刘雯在节目中一直不停的say sorry并自爆也会因为从来没有过男朋友时而陷入孤独和不安时, 我们看到了“大明星的平易近人”和情感上的“悲喜想通”。无独有偶,从曾经的“奇葩辩手”,到如今的“白眼名媛”,姜思达和他的《仅三天可见》也因为在访谈类节目中加入了真人秀元素而成为爆款。节目以姜思达为“第一视角”,记录与八位明星嘉宾为期三天的相处过程,并在相处结束后完成一次“走心对话”。正因为有了三天与明星嘉宾的相处时间, 主持人能够通过这些近距离的接触,打开明星们的心理防线,找出他们最真实的一面。而这些明星嘉宾们,也在与主持人相处的三天里逐渐放松自我,从而流露出自己的真情实感。于是,我们看到了从一开始姜思达与谢娜找不到共同话题,到第三天姜思达从亲情为切入口后谢娜“卸下伪装”的自我剖析,也看到了周一围被问到“油腻”后的最真实的反应,更看到了池子尬聊背后内心的脆弱。而这些,都是传统访谈节目很难做到的功课。其实无论是《奇遇人生》还是《仅三天可见》,他们都不同于传统访谈类节目在固定的时间里,固定的坐在录影棚里聊固定的话题。 俗话说“日久生情”,访谈中加入类似共同相处、旅行的真人秀部分,让屏幕前的观众更加了解明星,让明星更容易敞开心扉,也让主持人更容易找到与嘉宾的共情之处,一举三得,其对话自然干货满满。收视习惯改变让短访谈成为可能性同样是访谈综艺,同样是曾经的“奇葩辩手”,马薇薇的《爱思不si》也成为近期的爆款 。作为一档仅在官微上播出的微综艺,《爱思不si》分为七个部分,七日七问,每天更新一期,节目时间为3分钟左右。正是这样一个看似不循规蹈矩的访谈类综艺,首期节目便邀请了2019年顶流肖战。 马薇薇保持着一贯的犀利风格和一针见血,也正是在她这样鲜明的风格下,关于“爆红后的心态”,关于“镜头前的真实性”,面对这些问题,顶流肖战也给出了最真实的回答。而此后,正如马薇薇自己所描述的,真诚的肖战,温柔的青峰,勇敢的柳岩,害羞的大鹏,纯洁的向佐,坚定的吴桐…… 同样是最具看点和话题的明星,在与马薇薇的对话中都展露了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也让一期只有3分钟的微访谈成为一种可能。随着5G时代的到来,互联网早已改变了访谈节目的话语环境和观众们的收视习惯,曾经知名的访谈节目早已成为古早话题。 而思辨能力俱佳的马薇薇,恰好看到了访谈类节目的下一个风口,利用短视频的优势,找最具话题性的明星,聊最劲爆的问题,用越短越好的访谈模式,以短小精悍的特点,在短视频平台打造出爆款。老牌访谈节目的变与不变说了如此多访谈类综艺的新变化新走向,难道那些曾经那些的老牌访谈节目就真的不行了?当然不是。2009年开播的由李静主持的《非常静距离》,最新一期的更新依然到2020年2月7日,也就是上周。在这期节目里,李静与最近人气大热的李纯做了深度对话;同样,2003年开播的由主持人曹可凡主持的《可凡倾听》,如今依然坚守着传播精英文化的阵地。其最新一期节目更新至2020年2月8日。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的当口,《可凡倾听》推出一档特别节目,节目邀请了画家黄永玉、指挥家曹鹏、话剧表演艺术家蓝天野、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京剧表演艺术家童祥苓、翻译家周克希等文化大家, 以“中国人活得有气势”为话题,为中国加油,为武汉加油,显示出一档老牌综艺节目的文化担当。除了这些“坚守派”,还有“变形派”,曾经凭借独特的个人形象和主持风格而成为全网话题的《鲁豫有约》,从2001年播出至今依然常青。从最初在香港凤凰卫视制作播出,到2008年被湖南卫视买断独播版权,再到2010年登陆安徽卫视,再到2015年全新升级改版后在旅游卫视播出, 《鲁豫有约》的节目名称发生阶段性的变化,但主持人鲁豫和她那标志性的短发大头以及节目中的黄色皮质长条沙发都成为节目一大特色。2016年,节目再次改版,《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在东南卫视正式播出。 节目中,鲁豫与采访的明星嘉宾进行为期一天的跟踪采访。采访嘉宾从王健林、董明珠等商界大佬到周润发、杨紫琼等一线大咖……鲁豫深入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环境,也给观众带来诸多惊喜。此外,同样是香港凤凰卫视制作播出的著名访谈类节目,《锵锵三人行》也在经历了近20年的播出后,于2017年9月12日停播。此后, 《锵锵三人行》的核心人物——窦文涛,则带着相似的模式入驻网络,做了《圆桌派》。《圆桌派》带有明显的“锵锵”风格,主持人依然是窦文涛,依然每期抛出一个话题,并邀请几位明星讨论话题输出观点。这些年,访谈类综艺的变化显而易见。仔细想想,《鲁豫有约》和《锵锵三人行》的改变,恰恰都与《奇遇人生》和《爱思不si》的模式不谋而合。《鲁豫有约》增加了真人秀元素,改名成“圆桌派”的《锵锵》则走到了线上的互联网。借用那句名言,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访谈类综艺节目的下一个风口该怎么走,如今的爆款,已经给出我们答案。

    2020-02-20
  • 明星圆润时期的样子:张天爱臃肿不输颖儿,宋慧乔也曾大妈样

    谁还没有过黑历史呢?有些明星在之前可是很圆润的。胖确实挺影响颜值的,看着以前圆润的明星还真是不好看呐。以前的颖儿确实有些圆润,特别是在她的首部电视剧《千山暮雪》里的形象,当时的身材惨不忍睹啊。怀着孕的霍思燕脸部光滑圆润,感觉五官都不够立体了。霍思燕为宝宝真的付出了很多好在霍思燕已经恢复了好身材。彭于晏在初中的时候就是一个大胖子,简直是不可直视,看到现在的彭于晏,被姜文成为"身材好的像雕塑。"尹恩惠留着中分微卷长发,皮肤偏黑,身材看起来有点微胖,她的容貌当时在娱乐圈一点都不显眼。张天爱在电视剧《太子妃升职记》的形象让网友过目不忘,最近网上曝出一组张天爱以前的照片,脸部有点臃肿一点都不好看。魏大勋以前是一个大胖子,身穿休闲外套,搭配黑色体恤,两条大长腿十分抢镜,看起来就像一个傻大个。向华强的儿子向佐自爆了一张他以前的照片,向左看起来很胖,脸肉嘟嘟的,这样的向佐很是可爱。宋慧乔昔日的照片看起来有点肥胖,穿着印花吊带上衣,就像一个大妈的模样,不过她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很甜的。大S作为实力派演员,她的长相还是很精致的,最近看到她发胖的照片,和现在没有什么两样。你最喜欢哪位明星?(图片来源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删除)

    2020-02-19
  • “以为没关系,原来是闺蜜”,孟美岐蒋欣还好,看到郭碧婷意外了

    “以为没关系,原来是闺蜜”,孟美岐蒋欣还好,看到郭碧婷意外了娱乐圈中有很多明星大家都很熟悉,有些明星看似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在通过了解后原来两人是闺蜜的情况也是有的,宋妍霏与孟美岐就是很好的闺蜜,相信大家对于这两位都很熟悉吧,两人都是很漂亮的美少女,不过没有想到两人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呢,图中就看出来的确是很铁的姐妹花。韩红为大家带来过很多经典的歌曲,并且在公益方面不断付出,十分充满正能量的一位女星。蒋欣是一位演员,作品也不少,尤其是她饰演的华妃娘娘真的是很出彩。这两位也是很要好的闺蜜,在一起的画面真的是可以感到到两人的友谊了。赵露思出演过一些网剧,长相甜美可爱,拥有一种亲和感。她的好闺蜜是蒋依依,两人都是演员,不过感觉并未有什么交集。但是实际上两人因为性格脾气相投,在私下生活中是很铁的好闺蜜,图中两人穿着闺蜜装拍照,真的是很养眼的姐妹花呀。郭碧婷的颜值很高,一位混血女星。她凭借《小时代》中饰演的南湘一角走红,现在是向佐的妻子。曾轶可是一位歌手,唱歌很具有特色。这两人明面上的交集并不多,看着是八竿子打不着,不过其实两人关系非常要好,互相之间都了解对方的爱好,生活习惯等等,稍微让人感到一些意外呀。

    2020-02-17
  • 洪金宝只收了2个徒弟,彭于晏成了巨星,另一个到如今怎样了?

    娱乐圈是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兜兜转转总是那些人,当然娱乐圈中的关系也是比较错综复杂的,看看近来的恋情错综复杂就懂了,不过也是有很多明星,尤其是一些地位比较高的明星,他们都会有徒弟,比如赵本山的徒弟是小沈阳和沈春阳,他两正好还是夫妻,李连杰的徒弟是向佐,对了还有综艺咖的谢娜,她的徒弟是魏大勋,小徒弟近来也是比较好的,但是我们今天说的香港的一位非常知名的演员,他就是洪金宝,在洪金宝的一生中只收了2个徒弟,彭于晏被捧成了巨星,另一个到如今怎样了?说到洪金宝其实大家都知道,是香港知名的演员、导演、动作指导、制作人,一人可兼数职,出道时间特别早,当然成就也非常高,可以说是香港影坛的大哥大了,比成龙他们都要早,成龙看到洪金宝都要尊称一声大哥的,洪金宝从小就是练武术的,虽然是演员,但是他更是一个优秀的导演,武术指导他都不在话下,都知道香港影视早年间拍摄的都是武打片比较多的,所以洪金宝在影坛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自己作为演员出演了很多优秀的影片,而且也作为武术指导、导演、编剧拍摄了很多作品,经典的有《龙争虎斗》、《杀破狼》、《败家仔》等等都是非常有代表性的。洪金宝在1970年代就已经创立了动作电影班底洪家班,要知道这时候的洪金宝才刚在20岁左右,可以看出洪金宝是非常厉害的,并且在1971年就凭借动作片《夺命双剑》获得台湾第一届金龙奖动作设计奖,如此年轻的他就已经获得了如此殊荣,洪金宝的一生到目前为止都是非常精彩的,他非常热爱影视行业,将自己的一生都放在了影视上,当然了在这期间,洪金宝提携了很多艺人,不过他只收了两个徒弟。其中一个徒弟是彭于晏,其实不说的话很多人都不知道,因为那时候彭于晏还没有火,当时彭于晏和洪金宝是在拍摄《黄飞鸿之英雄有梦》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彭于晏拍摄时是非常拼命的,洪金宝非常欣赏彭于晏的这股拼劲,加上两人拍戏中相处得也是非常好,后来不仅收了彭于晏当徒弟,还认他做了干儿子,然后慢慢地彭于晏在影视剧资源越来越好,发展也就越来越火了,带来了很多优秀的作品,从而大火。洪金宝还有另外一位徒弟,就是邹兆龙,邹兆龙和洪金宝一样是非常喜欢武术的,很早便出道了,一开始一直都是武术替身,后来遇到了洪金宝,在洪金宝导演的电影《全力反弹》中做主演,后来洪金宝觉得邹兆龙是个比较努力的人,便将邹兆龙收为徒弟,邹兆龙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但是他一直演的都是些小的角色,大多以反派角色为主,在《九品芝麻官》中的恶霸常威深入人心。但是到现在邹兆龙还是不能被大家记住,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洪金宝的两个徒弟,彭于晏和邹兆龙,两个人虽然现在在娱乐圈中的差别非常明显,彭于晏是当红的偶像巨星,不过邹兆龙之前在《黑客帝国》中的出演,对他来说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因为他拥有《黑客帝国》的电影版权分红,而且是终身可以受益的,就算以后自己死了,他的子子孙孙都是可以拿到分红的,只要这部电影还在上映。

    2020-02-12
  • 向太明明有两个儿子,为何向佑却经常被忽视

    向华强在香港的地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向华强所选择的老婆向太也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人物。虽然向华强、向太不是娱乐圈人士,但实际上他们和香港娱乐圈以及很多行业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细心观察早期的香港电影会发现,大部分港片都是向华强公司推出的,可见向家的家族实力有多雄厚。其实向华强这样身份地位的人,他想要选任何一个娱乐明星当老婆都不是难事,而他偏偏选中了一个出身贫寒的向太陈岚。在陈岚之前,向华强有过一段婚姻,向华强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明确的说出过自己对老婆的要求,由于向华强的母亲是一位很懦弱的女性,所以他很早就决定以后要找一个坚强乐观的女人当老婆,也许这就是陈岚稳坐向太位置几十年的主要原因。向太和向华强结婚后,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做向佐一个叫做向佑。在人们眼中向佐和向佑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但是按照向佐的说法,其实他在出生的时候正是父亲向华强事业发展的重要阶段,向太也一直在为向华强的事业奔波劳碌,生下向佐之后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他。就这样向佐由于没有得到太多父母的关照而变得饮食无度,他后来吃成了一个两百多斤的小胖子。向佑作为向佐的弟弟自然也没有得到父母太多的关照,所以两个公子哥在十多岁的时候都变成了小胖墩。后来向佐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当时爱上了一个女孩,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个胖子,所以总是感到自卑,后来向佐决心减肥,就这样向佐从一个贪吃的小胖子变成了如今这个身材健硕的帅哥。也许是受到家族事业的影响,让向佐其实很早就对娱乐圈比较憧憬,但是向华强不太认可儿子的这个理想,毕竟混娱乐圈变数太多,艺人的生活非常辛苦,如果没有成名反而会打击自信。向佐虽然没有得到父亲的支持,但是他没有放弃自己的这个理想,后来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开始学习相关技能,也参演了很多部作品。虽然向佐无法和圈内知名的明星相比,但是向佐的努力还是得到了很多粉丝的认可,而且有向家这个巨大的光环就已经是向佐的人生资本了。相比较向佐的高调,弟弟向佑似乎早已被忽视,人们对向佑的了解多半是因为之前曝出的一则丑闻。当时向佑在乘坐计程车的时候对司机动手而入狱半年,而且向佑的言论相当坑爹,直言自己是向华强的儿子,并以此来要挟司机。所以和向佐相比,那个时候的向佑就是标准的纨绔子弟,而这样的儿子自然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否则不知道会为向家带来什么祸事。不过即便向佑没有经常出镜,也并不代表他没有得到父母的关心,毕竟向佑是家中的小儿子,所得到的疼爱不会比向佐少,他的低调也许就是家人对他的保护。

    2020-02-10
  • 明星在家颜值差别太大,杨幂黑眼圈严重,向佐郭碧婷太恩爱了

    相信大家现在都待在家里为社会做贡献呢!与此同时,明星们也停止了一切的活动待在家里与我们一同为国家做贡献。明星在家里最真实的样子,杨幂黑眼圈严重,向佐郭碧婷太恩爱,刘诗诗是心目中的白月光,吴宣仪齐刘海很可爱!杨幂素颜和化妆的差距还是非常小的,只是没有化妆时有精神,这样看着杨幂的黑眼圈有些严重呢!是不是在家里熬夜熬得太晚了呢,还是要注意休息的呀!向佐和郭碧婷正是一对新婚夫妇,一同穿情侣装录视频的样子真是太恩爱了,为了观众一把狗粮!刘诗诗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白月光!就算是待在家里仍旧是精致的小仙女,这样的颜值是多少女孩子都羡慕的呢!这位小姐姐是吴宣仪,不知道大家认出来了吗?这样的吴宣仪真的好乖巧,和平时时尚的小姐姐一点都不一样!齐刘海就像是初中生一样可爱。

    2020-02-09
  • 李小龙猝死在她家中,向华强娶她为妻,丁佩究竟有什么魅力?

    文|晨夕在纷繁复杂的娱乐圈,从来不缺少有家世和背景的人物,他们的人生,一起笔就充满了神秘色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娱乐圈,有这样一位身份显赫的女星,她的舅爷是张学良,她的前夫是影视大佬向华强,她和功夫巨星李小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的人生比港剧还精彩,她就是邵氏知名女星---丁佩。既能成为李小龙的“红颜知己”,又能让向华强情根深种,丁佩到底凭什么?丁佩虽然走红于香港,但其实,她并非是香港本土人,她的祖籍在北京。丁佩的原名叫唐美丽,虽然生于动乱时代,但她的家族很有背景,外公鲍毓麟曾是张学良在东北讲武堂的同学,而且他们还有亲戚关系。论辈分,丁佩要叫张学良“舅爷”。丁佩的外公是个厉害的角色,曾担任北平警察局的局长,有钱有实力,据说,当年轰动北平的江洋大盗“燕子李三”就是丁佩外公枪决的。虽然外公从政,但丁佩的父亲这边,祖祖辈辈都是医生,丁佩的爷爷曾留学日本,在医学领域很有建树,曾任陆军总医院的院长。所以说,丁佩是名副其实的公主。丁佩2岁时,便跟着父母远离了大陆,来到了台湾,为了让他们的生活有保障,丁佩的爷爷将家产兑换成了黄金和钻石,让他们带到了台湾。丁佩的父亲子承父业,也是一名医生,到达台湾后,自己开了诊所,而她的母亲只是简单地照顾家里,其实时间都是在麻将桌上度过,丁佩的母亲毕业于明治大学,她很开放,非常的时髦。都说家庭环境,决定了一个人的性格和人生走向,此话用在丁佩身上再适合不过。家业庞大,父母又开明,和同时代女子相比,丁佩思想开放,永远走在时代的前沿。虽然家族世代行医,但丁佩对医学完全没有兴趣,她很任性,厌恶读书,只喜欢时尚的事物,尤其对舞蹈有极浓厚的兴趣。父母按照女儿的意愿去栽培她,就将她送到舞蹈学校,丁佩也很争气,在舞蹈上取得了不菲的成绩。青春期时的丁佩,容貌美丽,家境富有,舞蹈又出色,让无数少年为之痴迷,这样的女子,在任何时代,都会大放异彩的。她仿若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只要稍微煽动下翅膀,就会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1962年,15岁的丁佩凭借自身的优越条件考入了第一期中影演员培训班,那会她和所有女孩子一样,幻想着可以亮相大荧幕,成为一代影星。18岁的丁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又因为跳舞,身材保持的极好,往人群里一站,就会吸引无数人的眼球。但因为时代关系,毕业后的丁佩并没有出演什么电影,没有戏拍,没有广告接,丁佩就发挥自己的特长,开始在地下歌舞厅串场跳舞,很快便成为业界的红人。那个年代,想在歌舞厅混开并不容易,但丁佩从未遇到过任何刁难,原因是她的生活圈够广。丁佩和竹联帮老大陈启礼有着很深的交情,更有人盛传她是竹联帮帮主的干妹妹,势力非常庞大,自然没人敢找她的麻烦。丁佩从一出生,就被保护得很好,儿时受父母的庇护,长大后在黑白两道都有至交,所以,她的人生,一直顺风顺水。虽然丁佩钟爱舞蹈,但她还是渴望成为一名演员,无奈在台湾因为几乎没人找她拍戏,主要她背景太大,让人望而却步,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后来,一位影视圈的朋友就对她说:你在台湾很难发展起来,不如去香港吧!那边电影市场很大,你的机会也会多。就这样,20岁那年,丁佩离开了父母,一个人来到了香港,开始了她的演艺之路。七十年代初,香港电影很火爆,但市场并不安定,若是没有背景,很难出道,尤其是女艺人,想出人头地更难。不过,丁佩并没有走什么弯路,初到香港就加盟了邵氏,成为邹文怀旗下的艺人。年轻时的丁佩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身材凹凸有致,五官精致,长相有点偏西方化,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女人。所以,公司给她定的发展方向是:走性感风。当时的香港,还没有年代片、文艺片和情怀片,大多港片都是一个路子,故事简单,女主艳丽,所以丁佩接受了公司的安排。荧幕上的丁佩,性感撩人,荧幕下的她,作风也极大胆,喜欢刺激又时髦的东西。1970年,邹文怀从邵氏出来自立门户成立了嘉禾,靠着李小龙一炮而红,嘉禾一举成为邵氏的死对头。丁佩是邹文怀一手捧红的,私交甚好,就是在他的介绍下,丁佩结识了李小龙,当时的李小龙已经结婚,而他们初次见面时,就是在李小龙妻子琳达的生日会上。据丁佩回忆:“第一次见面,李小龙就在桌子下拉她的手,李小龙为什么这么喜欢我,因为我是一个什么都没所谓的人。”那次见面之后,他们的交往就很密切,换句话说,丁佩成为了李小龙的红颜知己,就是情人。1973年7月20日下午,李小龙和邹文怀到香港笔架山丁佩家里,讨论电影《死亡的游戏》的拍摄计划。讨论完后,邹文怀先离开安排饭局,李小龙觉得有点累就留下来休息,谁知两个小时,丁佩去叫李小龙,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惊慌的丁佩,赶紧给李小龙的私人医生打电话,但却没联系上,丁佩只好叫来丁佩的私人医生朱博怀。朱博怀赶来后,发现李小龙的心跳和呼吸都没有了。在李小龙死前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丁佩个人清楚,但不管她怎么阐述,恐怕都有人不相信。当时的李小龙是国际功夫巨星,拥有无数铁杆粉丝,他的突然离世,让粉丝无法接受,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丁佩。一时间,丁佩的人生跌入谷底,李小龙粉丝视她为仇敌,她遭到各种恐吓。那是丁佩人生最暗淡的时光,她不敢出门,不敢工作,甚至对人生充满了绝望,只能靠酒精和大麻暂时摆脱恐惧,导致出现精神分裂的迹象。两年后,邵氏筹拍了《李小龙和我》,丁佩本色出演,原以为电影会让她摆脱骂名,不曾想,电影上映后,丁佩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粉丝们不接受,更是骂她想洗白,多年后丁佩回忆,那两年她精神状态很差,是被忽悠拍片的。至于真相如何,也只有丁佩最清楚了。在丁佩人生最迷茫、无助时,向华强走进了她的生命,为她点亮了希望的灯。向华强也有很深的家庭背景,那几年,他给丁佩带来了许多温暖和帮助,慢慢地俩人暗生情愫,走到了一起。当时,向华强很迷恋丁佩,几乎是随叫随到。丁佩确实有自己的魅力,在全世界都敌对她时,她还能找到可以依靠的港湾,对方又是如此优秀的男人。1976年,丁佩和向华强偶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他们的结合在当时看来是非常完美的,虽然丁佩饱受争议,但不能否认,她也足够优秀。婚后的不久,丁佩生了个女儿向咏恒,但丁佩也仿若变了一个人,或许前几年的经历让她看清了尘世,她告别了娱乐圈,一心向佛。其实,丁佩对向华强很难说是爱情,更多的应该是感激,所以他们的婚姻仅仅维持了四年,就画上了句号,因为向太陈岚出现了。和那些离婚后,闹得你死我活的夫妻不同,丁佩和向华强是好聚好散。其实,丁佩和向家的关系很微妙,就像一家人,她的生活费至今也是向家提供,更奇妙的是,向佐也是7月20号出生,和李小龙忌日是同一天。丁佩一直把向佐当成自己的的亲儿子,丁佩在采访时说过:“我女儿属龙,我儿子(指向佐)是李小龙忌日出生的,所以,我觉得他回来了,一直和我在一起。”可见,在丁佩心里,李小龙的地位非常高,或许她一生都无法释怀。如今的丁佩,已年过七旬,她的生活很单一,不理世间琐事,一心向佛,她的生活,安静而平和。回望丁佩这一生,出生优渥,从未受过什么苦,曾红遍香江,被万人追捧,也曾跌落过谷底,差点走到人生边缘。但无论哪种人生,于她而言,都只是经历,最终将化为一缕青烟,消散在岁月的长河里。作者:晨夕,一个爱读书、爱写文的自由人(本文原创首发,抄着必究)

    2020-02-07
  • 他与多位功夫巨星合作都没火,却被“姐弟恋”的妻子带火

    收看过《女儿们的恋爱》应该都知道向佐和郭碧婷这一对小夫妻吧。郭碧婷可是台湾的素颜女神,且拥有四分之一的白人血统,曾多次入镜陈奕迅、孙燕姿、萧敬腾、王力宏等人音乐MV的女主角,因出演郭敬明的《小时代》四部曲而走红,在剧中饰演腹黑心机girl“南湘”,但现实中的碧婷却善良温柔,是丈夫向佐最疼爱的妻子,和婆婆陈岚最喜爱的儿媳妇。相比郭碧婷的名气,向佐不过是向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兼娱乐圈明星,也没有什么名气和作品,还是个模特。但在和郭碧婷在一起,成功求婚后,博得了众多关注,名气直线上升,没结婚前依靠父母名气地位在社会上站稳脚跟,结婚后又凭借妻子郭碧婷火了一把,希望向佐可以有自己的作品或是事业吧,衷心祝愿他。向佐对郭碧婷的喜欢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在《女儿们的恋爱中》,向佐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可能在大家眼里像向佐这种港星富二代都是那种瞧不起人的吧,向佐为人谦虚,厚道老实,和娱乐圈那些油嘴滑舌追求郭碧婷的男明星以及钻石王老五不太一样,这也是郭碧婷喜欢向佐的原因。向佐在没有遇到郭碧婷之前也是一个花花公子,但是自从和郭碧婷结婚后,两个人你侬我侬不要太甜蜜。最令人惊讶的是千古婆媳矛盾在郭碧婷和陈岚之间竟然不存在,向佐的妈妈看上去是会说:“给你一百万,离开我的儿子。”▶这样的话的人,而对郭碧婷竟然百般温柔,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要照顾,难道向太变了?以前向太对向佐交往的女友大多不太满意,可能认为那些女孩子是奔着向家的财产来的,也许是郭碧婷的纯真无邪打动了向太,所以向太才对碧婷视如己出。前不久向佐还发布了自己母亲陈岚和妻子郭碧婷一起庆祝生日的照片,向佐一只手搂着母亲一只手抱着妻子,一家人其乐融融,令人羡慕。郭碧婷成为向佐妻子后,常常参与家庭聚会,如此一个漂亮的儿媳妇懂事又乖巧,公公婆婆怎么会不喜欢呢!向太还曾抱怨过郭碧婷偷偷换发型不告诉她,郭碧婷亲切回复“妈妈,下次我们一起去做头发啊~”两个人的互动可爱极了。 大家不知道的是郭碧婷要比向佐大一岁,但是这样的“姐弟恋”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感情结婚一周年时,向佐为郭碧婷准备的惊喜,就像是宠爱小公主一样,郭碧婷自从嫁入向家以来,备受宠爱,不仅有老公疼,婆婆和公公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希望郭碧婷和向佐两个人能赶快生出一个小宝宝,这样一家就更完整啦。

    2020-02-05
  • “小向太”郭碧婷婚后变摊主,穿格子裙配渔夫帽摆地摊,35岁真美

    豪门这个词在娱乐圈可以说是出现次数最多的字眼,尤其是对于女明星来说,嫁入豪门是她们很多人的希望,但也不是全是,说到豪门,就不得不提刚刚嫁入向家的郭碧婷了,作为娱乐圈公认的女神,郭碧婷留给我们的作品不那么多,不过对于她的印象还是很深刻,毕竟人美身材好。在娃娃的印象里,郭碧婷是属于那种优雅温柔的女明星,跟那些85后的当红小花不同,郭碧婷似乎有点随心所欲的感觉,在娱乐圈与世无争,除了大荧幕上能够看到,私底下还真难以看见,不过自从结婚以后,郭碧婷也是频繁现身,各种华丽的穿衣跟老公也是非常的惊艳,颇有“小向太”的美名。近日,郭碧婷也是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晒出了自己的一组私服美照,婚后难得晒照的她分享出来确实跟别的女明星有种不一样的感觉,首先光看这场景就格外的别致,完全不是那种美美的自恋美拍,而是那种非常接地气的生活美照,原来这次的郭碧婷来到了跳蚤市场,尝试做摊主。只见美照中的郭碧婷一本正经地摆起地摊来了,不过在穿搭上这位新晋的“小向太”依旧保持着很高的时髦度,身着黑色的衬衫外套内搭蓝色为主的格纹长裙,休闲宽松的造型一直都是郭碧婷的风格,当然了不免人家已经有喜的可能,宽松的衣品打扮才是正确的选择,从整体的造型来看,看似简单随性的打扮也是非常的精致,完全就是郭碧婷熟悉的路线。婚后罕见的摆地摊,也是让郭碧婷这位新晋的“小向太”变身成为最美摊主,不夸张的说是这条街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戴着红边的渔夫帽,虽然遮住了颜值,却难掩女神的魅力和气质,抱着小动物,踩着拖鞋,丝毫没有豪门太太的气息,非常的接地气,美得差点都认不出来了。在穿衣上,郭碧婷一直都是属于那种谈不上惊艳,却不失看点的女明星,同框向佐现身品牌活动,比起向佐这撩男的打扮,郭碧婷这一身混搭个性满满,背心配灰色的中腰九分裤,C位出镜,掀起刘海,利落的美发很干脆,完全不像我认识的温柔女神。这身蛋糕状的美裙可以说完美迎合郭碧婷的身材和气质,比起上面那一套混搭,这身礼服裙更加的精致有型,上衣性感的露肩设计,宽松的裁剪虽然没有修身效果却把这身材比例也展现出来了,踩着高跟鞋,端庄大气,配上这一头罕见的波浪头,非常的好看。同样作为一枚85后的女明星,郭碧婷的热度却没有那几位来的惊艳,但是要比仙美,郭碧婷跻身前三甲真是妥妥的,一身星空裙的打扮优雅韵味,透视的网纱材质更是给整体增添了不一样的既视感,若隐若现的身材格外的惊艳,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拎着白色毛绒的手拿包,把经典的黑白色展现到了最高级,深V的小细节事业线满满,可以说相当的亮眼了。比起美裙,褪下连衣裙的郭碧婷也是美美的,一身黑色造型像极了街头少女,黑色T恤搭配白边的黑色直筒裤,休闲运动的穿衣打扮减龄效果满满,微卷的长发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的女神范,跟穿礼服裙的郭碧婷完全判若两人,美得真实。这次婚后罕见摆地摊也是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向太,虽然造型有点个性,气质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很美。声明:文字原创,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果你喜欢本篇文字,欢迎分享转发到朋友圈。

    2020-02-01
  • 2019年度电影盘点(十一月篇),票房三亿是个坎,市场其实没多大

    不可思议的11月,竟然被安排了超过72部影片上映,其中包括了不少晚于全球上映的好莱坞引进片,以及大量占不到排片的国产小成本电影。在巨大的票房竞争之下,所有影片的票房收益都比较一般,只有迪士尼的《冰雪奇缘2》凭借前作的超强口碑杀出重围。对于国产电影市场而言,蛋糕已经做大,可随着越来越多的食客的到来,似乎也越来越不够分了。3亿票房——引进片的一道坎儿,国内市场可能远不如你想象的大11月,电影市场的竞争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每周都有颇具看点的国内外影片登陆院线。如此紧凑的档期,倒把电影逼的如同我们做网络自媒体的一般,前期打开率不高,内容再好也会被后续的资讯淹没。《终结者:黑暗命运》带着系列的王牌IP,请来了多年前的老牌主演,把情怀牌打到了极致。最终影片票房3.55亿,除去首周票房的分成外,后续影片分账票房收益仅为7409.8万,折算下来仅仅千万美元体量。随后,日本新海诚制作的动画长片《天气之子》上映,再次用票房成绩证明了国内观众对日本动画片的喜爱,包括年内《千与千寻》和《海贼王 狂热行动》的影片的成功,去年在内地电影市场票房破亿的日本动画占比颇高。而此类影片在商业上的成功,也从侧面体现了院线观影主力的年龄层,依旧是以80-00后的中青年群体为主。不过,在不断地观影习惯的巩固下,观众对于优质电影的支持也形成了固定的习惯。《决战中途岛》近三亿的票房,相对于一部口碑不佳的战争片而言,已经有了极大的进步,要知道《血战钢锯岭》当年在国内也不过4.2亿的票房成绩,包括时隔21年再次于国内上映的《海上钢琴师》也获得了1.44亿的票房。只不过,国内观众对于烂片的鉴别能力也逐渐提升,人傻钱多的“好时代”一去不返,《霹雳娇娃》仅拿到7596万票房,甚至不及一部多年后的重映作品。而相应成熟的电影市场,反馈出的数字也就越加真实。作为年底的口碑佳作,《利刃出鞘》因为前期宣传问题,首映票房不佳,直到后续口碑被炒起来后,才拿到了2亿的累积票房。由此不仅可以推断出我国主力观影群体的年龄分层,就连大致人数也可以进行大概的推算。非爆款电影的平均票房在3亿内是个大坎儿,仅有少数全球级别的IP可以突破。而在国内电影市场方面,除了口碑爆款外,仅有青春片和爱情片具备打破常规数据的潜力,吸引到更多非影迷群体贡献票房。尽管我们的市场看似庞大,可实际上的常规消费群体,远比想象中要少。喜剧人的破局之路,刻板印象该该如何打破常规乔杉和大鹏这一对,从小品领域到电影领域,始终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合作关系。同样作为喜剧领域的中生代演员,两个人也都是目前喜剧人在电影领域,相对而言最具活力和存在感的一撮。经过《缝纫机乐队》的合作,两名演员至少两年多前在大银幕上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并不差。可是在随后的日子里,两人还是逐渐拉开了差距。也许是受困于外型的影响,乔杉在选片方面,始终没有进步,其饰演的角色,大多以唯唯诺诺的小市民形象为主,戏路也几乎清一色是没有什么深度的喜剧影片。加之近年来没有优秀的小品产出,基本上乔杉这些年留给大家的印象,就只有那些烂片和他坐在沙发上弹来弹去的GIF图片。去年那部号称将贺岁档提前到十一月的《两只老虎》,最后也落得惨淡收场。虽然该片的失利是多方面的,可唯一给观众留下好印象的所谓演员演出,所指的也仅仅是葛大爷一人。相比之下,乔杉作为喜剧新生代,并没有很好地完成这次银幕上新老交接的任务。大鹏这边,尽管也不能保证所有出演影片的品质,但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他在演艺事业上的付出和努力。一边是自导自演作品在商业上的持续成功,大鹏客串了不少电影作品中的角色,也都尽量避免了雷同的银幕形象。而主演电影的接片选择上,也相继挑战了动作片、剧情片、犯罪片、甚至是奇幻片。2018年,大鹏编导的短片《吉祥》展示了自己在电影领域的实力和野心,随后又在去年连续以突破个人风格的银幕形象示人。尤其在影片《受益人》中,大鹏完美还原了剧中角色内心的挣扎,同时颠覆了自己往日插科打诨的喜剧风格,以黑色幽默的方式完成了角色塑造。大鹏今年38岁,不走偶像风格的他,无论作为导演还是演员的未来都让人期许。乔杉今年36岁,宋小宝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很火,但现在作品已经不多了,而他的另一个好友潘斌龙撑到了快50岁,才终于获得了观众的认可。至于在未来的路上,乔杉会走上哪一条道路,就只能留给时间来做个解答了。资源再好也遭不住浪费,想红,还是得靠实力打拼这个月份有两部电影中的主演让人十分在意,而以两人为特点,又恰好能凸显出两部影片各自的问题和特色。首先是向佐主演的《我的拳王男友》,其实按说以向佐给观众留下的印象而言,他主演的影片是一定不会有人期待的,即使是格斗题材对动作片影迷亦如是。可因为这部片子的导演是杜琪峰,还是让人不得不去关心一下,哪怕烂,也要亲眼看个明白。客观来讲,有《激战》珠玉在前,想从动作戏上打开出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尴尬的是,尽管向佐被划为动作演员的范畴,可是他能给观众留下印象的动作演出又实在过于贫乏,甚至至今都没有一个能接近他父亲向华强在数十年前出演角色的水平。而杜Sir这次,因为各方面的限制,也几乎拍出了导演生涯最尴尬的作品。如果我们拿《柔道龙虎榜》和本片进行对比的话会发现,影片中很多元素可能都更加真实,可唯独缺少了最真挚的感情。无论是从剧本的核心感情,还是向佐和王可如这对男女主角相比于古天乐、郭富城已经应采儿的演出水平。如果一部电影,从最初的目的性就是为了捧红一个人,而不是拍出一部好的作品,那么最终的结果就只能是双输。另一部影片,是马思纯主演的《大约在冬季》。其实相较于齐秦而言,这样一部电影,个人还是觉得如果能由张学友牵头拍摄的话,可能给电影换一个名字,会更加卖座。作为一部爱情故事片,《大约在冬季》配乐和画面水准都是在线的,尤其李屏宾老师的摄像更是为影片塑造出了最浪漫的恋爱感觉。只不过,因为需要讲述一段横跨三十年的爱情故事,影片的剧情并没有给出清晰地感情脉络。矫揉造作的展开方式,加上不够抓人的剧情核心,完全配不上影片其他领域的优秀表现。其中男女主马思纯和霍建华的演出是成功的,配角演员文淇、魏大勋等人也比较优秀。只可惜这一切的成功,都没有办法让观众接受影片过于平庸的故事。因为影片整体上的失败,马思纯和周冬雨的差距被进一步拉开,毕竟十月份周冬雨在《少年的你》中的表现过于突出。《七月与安生》后,马思纯始终在尝试进行自我突破,可因为过于强烈的想要证明自己,马思纯在舆论方面面临了较大的压力。同时因为进行的挑战难度不低,只要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马思纯就难免遭到媒体的质疑。当然,相比之下,周冬雨也并没有好上多少,影后双黄蛋给两位演员带来的压力都十分巨大。《大约在冬季》的感觉就如同马思纯一样,明明所有条件都十分优秀,可就是过于期望展示自己,最终反倒成了过犹不及。只是,无论外人怎么看,马思纯终究算是闯出了自己在电影圈的一席之地,比马思纯大四岁的向佐,还寄希望于父亲提供的资源帮助自己出人头地,而马思纯在演员方面的成绩则早已被观众认可。有时候,求人,真的不如求己。

    2020-01-31